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專題 > 2020 > 10 > 動聽金華 > 最新消息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我的父親

2020-11-10 17:36:15

來源:

作者:

  audio


  每一次轉身都是值得期待的蝶變。

  全新升級的金華新聞客户端重磅推出一檔全新的欄目《動聽金華》。 

  每週一至週五,打開金華新聞客户端“電台”頻道,你就可以收聽到一個好聽的故事。

  他們是金華最動聽的聲音,聽他們説金華的好故事,打開一個美好的夜晚。


  我的父親

  作者:朱錦芝   朗讀者:秋然

  父親1920年在義烏赤岸出生。因生活艱辛,他積勞成疾,才34歲就離世了。那年,慈母24歲,我才5歲。

  白駒過隙,如今我已是古稀老人。往事如煙,父親的樣子卻老是縈繞在我的腦海。舊事如昨,記憶猶新。

  父親不怕勞苦,耕耙耖耘,種田打柴,樣樣都是老把式。叔伯們説,父親上高山砍柴,總是挑着兩百多斤的柴擔下山。在前一天傍晚把乾柴捆好,柴擔放在曬場邊,以便第二天起早挑到佛堂集市上去賣。好幾次,叔伯們惡作劇,偷偷地把幾塊石頭塞進父親的柴擔裏頭。在過秤之後,父親解開繩索,石頭立馬滾了出來,父親心急臉紅,不知所措,語無倫次地連聲賠不是。

  父親手巧,會做糕點,會切凍米糖。每年臘月年末,隔壁鄰居都會邀父親去他們家切凍米糖。父親從不推辭,總是認認真真地去做。切好後,鄰居們也總是要父親帶些凍米糖回家。我記得,父親幫他們切好糖回家,已半夜三更了,我一直等着他回家,等着他帶回來的凍米糖。

  父親勤儉節省是出了名的。1952年,父親身體已大不如前了。某日,母親給家裏買了五分錢豆腐,父親就説她買多了。母親也生氣了,在太婆的介紹下,來到金華西市街義烏徐塘下徐老闆開的飲食店打工。後來公私合營,母親積極工作,認真學文化,成了國家工作人員。她還積極參與技術革新,成了行業勞動標兵。在母親的努力下,父親也來到金華看病了。

  1954年秋末,陽光和煦,父親和我一起在老廳堂的走廊上曬太陽、吃糖梗。父親劈去糖梗皮,折下糖梗肉給我吃。他總是把糖梗水吸得乾乾淨淨,然後把糖梗渣攤曬在陽光下。他對我説:“以後長大了,對別人要尊重,做事情一定要認真,對生活中的任何東西都要愛惜。”我似懂非懂,吃着糖梗點着頭,從嘴巴到心裏都是甜甜的。

  吃罷糖梗,父親把攤曬在陽光下的那捧糖梗渣拿回家,當做燃料放進灶膛裏,那天的灶火燒得好旺,好旺。

  父親曾多次對我説,所謂珍珠白米,是説糧食寶貴。如果飯粒掉在桌子上、地上,都要撿起來吃掉。即使掉在糞坑蓋上,也要撿起來,可以拿去飼雞餵鴨。

  父親的言語舉動,深深地刻在我的心裏。在以後的日子裏,我時時牢記節約,處處不忘儉省。掉下的飯粒我都會立馬撿起來送進嘴裏,不怕別人議論。

  父親的話讓我一世節儉,催我一生奮進。



   作者簡介


  朱錦芝,字敬之,義烏人。生於1949年10月1日,畢業於浙師大中文系,中學高級教師。發表論文30餘篇,詩文10多篇(首)。灑向學生都是愛,不須揚鞭自奮蹄。喜歡旅遊運動思想,喜歡吃點喝點讀點寫點。





   朗讀者簡介

  秋然,原名朱軍威,金華市朗誦藝術協會理事,副祕書長。